尹雪瑶

编辑:幽径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1-23 05:08:13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姓名:尹雪瑶
小说:牛语者《仙羽幻境》女主角
中文名
尹雪瑶
外文名
yixueyao
登场作品
《仙羽幻境》
身份简介
北海门200年前弟子

尹雪瑶角色介绍

编辑
身份简介:北海门200年前弟子,主角小蛋曾祖婆婆辈人物。因修炼‘冰蚕九变’,至今仍是二八女子模样.
称呼:尹仙子(小寂、盛年、鬼锋等)、曾婆婆(小蛋、小龙、小鲜)、小妖女(百流道人等)
师兄:唐敬轩
师侄:北海仙翁
暗恋之人:小蛋
祖父:鹤仙人
父亲:血公子

尹雪瑶雪瑶曾语

编辑
※“这有什么稀奇?北海门里本就有一门读心术,所以任何人都休想骗得过我。”
“这是我在三十六年前与冷师侄——也就是你干爹的师父北海仙翁早早商定的计划。其后我便进入冰蚕第八变的寂段修炼,待大功告成重新恢复意识,已是去年夏天。于是我悄悄去了一次天陆中土,探听到冯彦海的居所,便留下书信,借他之手将同门八人召回北海。”
“若不能做到收发由心,我还算什么用毒宗师?本门的毒技乃北海一绝,唐师兄却对此不屑一顾,总以为有欠光明,非大丈夫行径。好在我是小女子,但用无妨。可惜雪流道人的功力着实深厚,竟毒他不倒,但那只右掌三五日内却休想再用了。”
※“其实这计划很简单,就是从北海八鬼的门人弟子里,由我挑选出一个资质上乘、看着顺眼的男子,嫁与他为妻。这样我便能和那人共用贯海冰剑的所有秘密,戮力同心将它解封,完成先师的遗愿。”
“敢情你招来我干爹他们,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那是当然。就那几个蠢才,我要想嫁,早四十年也就嫁了。”
“尹婆婆,为什么一定要做丈夫,收为弟子不好么?”
“徒弟有什么用?收徒弟又有什么好?何况将来若有了骨血,贯海冰剑代代相传的,终是我的子嗣。”
“曾婆婆,这么一来咱们北海门的辈分岂不全乱了?”
“怎么乱了?我又不是他的亲祖母。何况,我真的很老么?其实算起来,我真正活着在这世上的时间,一共也才二十来年。说起来,还是他们那群混蛋占便宜了。”
“尹婆婆,那你看我干爹怎么样?’ “他的相貌比唐师兄还差了点,修为也稍差了些……不过,相比之下,冯彦海的两个儿子就更不成器了。其他几个,似乎都没收门人。实在没得选择了,也可考虑考虑。”
※“至少有一件事,我刚才已确认。那丫头的确不是你的情人。”
※“她是你的乾娘,却跟我无甚关系,我为何要救?”
※“是你干爹的师姑祖,同样的话你见一个人就说一次,也不嫌烦。”
※“天亮了。你是留下来,还是跟我走?”
※“这是『浮生一梦丹』,入口即化,死时不仅感觉不到半分痛苦,反而如坠仙境,喜乐安详。你我各服一颗,黄泉路上也好有个伴儿。”
※「等你见着丁寂,无论能否和他谈成,都必须放了我,而且从今往后不得伤害小蛋毫毛,也不可用任何手段为难他。」
※「曾婆婆,如果我取回了贯海冰剑,那又该归何人所有?」
「你是北海门的掌门,此宝自然非你莫属。何况,这件事咱们早在极地仙府的时候,就已经说清楚了。。。。。。不好,我上了这傻小子的恶当!」
「那就是了,就当我送给丁叔的罢。」
「你倒大方得紧,莫非忘了我曾经说过,贯海冰剑是何等神物么?」
「您没说错,我曾亲眼见着了它的威力。」
「。。。。。好啊,既然你不愿拿回贯海冰剑,我也就无计可施,对不对?当时我说过,假如取出贯海冰剑,你我便结为夫妻,令这洪荒至宝世代相传,不落入外人之手。你说,我有没有带你找到魔崖石刻;你有没有拿到贯海冰剑?就算事后你心甘情愿将它送给了丁原,但也不能否认我已按照约定做了自己该做的事。那你是不是也该履行接下来的承诺呢?」
"你虽然这么说过,可我并没有答应。"
「你若不愿答应,又为何跟着我去方丈仙岛,还将贯海冰剑取到了手?」
「好吧,咱们各退一步,要么将贯海冰剑索回交给我,要么履行咱们之间的约定,二者任你选其一。我也不会迫你立刻决定,但在此之前需得寸步不离地跟着我,免得你耍坏躲逃。」
※(香艳哪~)忽地,尹雪瑶黛眉一颤,缓缓睁开眼,遍体的椎心疼痛感令她禁不住发出低低呻吟,却觉得胸口暖融融一团颇为受用,竟是被小蛋的左手抚按着。尹雪瑶苍白的脸上顿时腾起一团红晕,低声喝道:「混蛋,把你的手拿开!」
小蛋一怔,才感觉到自己的手正紧贴在尹雪瑶一双丰满的玉乳上,随着她剧烈的喘息一起一伏地不断摩擦,个中滋味实在难以言表。
他方才一心救人,又在与屈翠枫全力周旋,根本无暇留意这些。此刻被尹雪瑶一骂,不由面红耳赤地缩手道:「我不是故意的,你、你的腹部——」
尹雪瑶冷冷道:「笨蛋,那不过是一个枕头,你不会拿开么?」
小蛋乖乖从尹雪瑶的衣衫下抽出那个惹事的枕头,刚想把手放回到尹雪瑶的小腹上,就见她猛朝自己一瞪眼。小蛋不由自主地一哆嗦,只听尹雪瑶道:「不用了,我自己慢慢运功。」小蛋听她的话音,晓得玉露百洗丸的药力再加上自己的真气疏导,已将尹雪瑶从鬼门关前拉了回来,欣慰道:「曾婆婆,你胸骨断了两根,我帮你接上罢。」
尹雪瑶刚好一点的面颊又红起来,哼道:「你一个大男人怎么为我接胸骨?」小蛋呆了呆,不由发起愁来。一直以来,他都将尹雪瑶当作自己的曾婆婆,在心目中的地位实是敬畏有加,但这时候他才
意识到,其实这位曾婆婆是位拥有不逊色于天下任何一位绝色佳丽的年轻女子。正无计可施间,但听得尹雪瑶强忍恼怒地骂道:「笨蛋,你不会闭上眼接骨么?」小蛋豁然开朗,笑道:「我真是够笨。」但觉只要闭眼不瞧,便不算亵渎了曾婆婆,却不曾想过此举是不是掩耳盗铃?
论及医治跌打损伤,小蛋委实是把好手。有道是久病成良医,昔日他随常彦梧浪迹天涯,没陪着干爹少捱皮肉之苦。每回遍体鳞伤了,相互抹药接骨的事常有,所以较之寻常江湖郎中的手艺不知高明凡几。但尽管闭上眼睛,双手触及到尹雪瑶起伏不定的丰满胸脯,依旧忍不住一阵心慌意乱,好不容易才解开了衣襟。接下来的事情便难不倒他了,又是接骨又是寻木板固定,忙得不亦乐乎。正干得热火朝天之时,突听尹雪瑶一声惊呼,咬牙切齿地恨恨道:「臭小子,你的手往哪抹?」小蛋这才注意到自己正将尹雪瑶给的金创药膏,涂抹在她胸脯上一处圆溜溜的小肉丸上,触指一片滚烫颤抖。他却不知那是什么,听到尹雪瑶斥责才隐隐感觉不妥,急忙收手道:「对不起,我不晓得这里不能碰。」如果尹雪瑶此刻有一丝机会能动,定然会从榻上弹起,甩手赏给这笨小子两个大耳光,可现在却只能躺在床上,任由对方稀里胡涂地在自己的胸脯上来回揉搓拿捏,羞得只想找地缝钻进去。总算小蛋还没笨到家,接骨前将榻上的帘帐放落下来。不然,要是让外头监视屋里一举一动的越秀派弟子看见,「忘情淫贼」的高帽又少不得要戴上。幸好小蛋的动作还算熟练利落,三两下便将伤处处理完毕,又替她系上衣襟,如释重负地大出一口气,身上早已被热汗湿透,恭敬道:「曾婆婆,好了。」等了许久,他听不到尹雪瑶的响应,心生疑惑道:「难不成我手笨,反令曾婆婆伤势加重,又昏过去了?」忙睁开眼凝神观瞧,不禁呆住了。
只见尹雪瑶平素冷艳无双的玉容之上娇艳欲滴,一双星眸紧紧闭起,樱唇咬低,娇躯轻颤,宛若一只受惊的雏鸟。帐外灯烛昏黄,帐内佳人横陈。这般香艳之极的景象莫说一个血气方刚的少年,纵是修禅百年的老僧见到,也会怦然心动。小蛋不由血脉贲张,指尖兀自残存着适才触摸在尹雪瑶胴体上带来的缕缕滑腻感,双唇一阵发干,急忙挪开视线,挥手一个巴掌抽在自己的右脸颊上,觉得还不够疼,又用劲在左脸颊上补了一记。尹雪瑶听到耳光声,禁不住悄悄睁眼打量,就见小蛋的两边脸颊黝黑如常,连一根手指印都没留下,自是乌犀怒甲又立新功。
她瞧着小蛋愁眉不展的样子,怨愤消了不少,忍笑道:「装模作样!」小蛋垂头丧气道:「你感觉好点了么?」尹雪瑶不答,望着头顶的藕荷色素淡帘帐:「这是屈翠枫的床?」
小蛋将她昏迷后的遭遇说了,刚讲到无涯方丈主动担当「护法」,大腿上已狠狠被尹雪瑶掐了一记。
虽不甚疼,但猝不及防的小蛋仍是「哎哟」一声,茫然瞧着尹雪瑶不明白曾婆婆为何花容惨淡。尹雪瑶恼怒不已道:「你还敢装无辜,为何不早说?那老和尚在外头一定全都知道啦!」小蛋怕她羞怒之下加剧伤势,忙安慰道:「无涯方丈是得道高僧,不会偷窥的。」尹雪瑶气道:「什么得道高僧,修为越高耳朵便越尖,不用眼睛看也能知道——」只听外屋的无涯方丈微笑道:「罪过罪过,老衲一向迟钝得很。」尹雪瑶大羞,却又暗松口气道:「老和尚既这么说,想来当真没听见什么。」转念又道:「不对,我差点被这老和尚骗了!他要是耳鼻观心,又岂会在外面接口?果然这些秃驴也是会骗人的!」
※「我昨晚假扮卫慧的冤魂,骗得屈翠枫写下与欧阳霓合力杀害杨挚的经过,可惜被他瞧出破绽,又将那封忏悔书毁了。不然,三天后他定难逃法网。」
※「但愿你能平安无事,否则等我伤好了,一定要毒死越秀剑派上下近千口弟子为你报仇。欧阳霓那小贱人,更要让她受尽毒刑、生不如死!」
※「他好他坏我才不管,谁跟你过不去,我就跟他过不去,天王老子也是一样。
※「曾婆婆,伍长老送的热水,你可要洗一洗?」
尹雪瑶冷哼一声,道:「我不洗,谁晓得他们会不会在水里动手脚?」
小蛋道:「他们是用银盆装的热水,应该不会有问题。再说,您是使毒的大行家,就算身负重伤眼力犹存,他们也绝不会自讨没趣。」
尹雪瑶听小蛋夸自己毒技高明,心里甚是受用。她折腾了半宿,别处也就罢了,可脸上的易容药物却黏乎乎地着实难受,虽然早已被汗水冲洗去大半,可那毛孔堵塞的滋味仍不好受,于是应道:「好吧,把水端过来。」
小蛋将银盆送入帐内,尹雪瑶瞪眼道:「笨蛋,我连指头都动不了,怎么洗?」
小蛋心里奇怪,昨晚尹雪瑶在自己大腿上掐的那一记难道是神来之指,论力道,绝不像浑身乏力之人所为,难道休养了几个时辰后,反而伤势恶化了?他无可奈何,老老实实地重新上榻。尹雪瑶本想再验一验热水和毛巾,猛想到自己刚才说的话,当即硬是忍着不动。小蛋将毛巾打湿再拧干,替她轻轻擦拭着脸上的易容药物和血污。尹雪瑶安静地躺在榻上,望着小蛋的脸庞,嘴角泛起微微笑意,目光越发地柔和起来,再也难寻昔日的肃杀冷傲。小蛋替她擦完脸,尹雪瑶低低道:「我身上又是血又是汗,难受死了。」小蛋愣了愣,方自醒悟到尹雪瑶此言的用意,心想横竖脸也擦了,胸骨也接了,送佛送上天,好人做到底,于是洗净毛巾,小心仔细地继续再擦。好不容易完成了这项艰巨而香艳的使命,小蛋将污水端出,说道:「曾婆婆,您多睡会儿,我就守在帐外。」尹雪瑶「嗯」了声,声音低得几乎自己都没听见,双目追随着小蛋的身影移动,直到帘帐垂落,将两人隔离开来。
※「你答应我,不可以放弃!」
※‘等一等,我陪你一起去!’
※“恭喜你终于和罗姑娘鸳梦得偿。”
※“不过……要让万劫天君的如意算盘落空,其实也简单得很。稍后我药性发作,你只管在一旁袖手旁观,等我死了,这老魔也就竹篮打水一场空,白张罗了。
※“就算死,我也绝不能在这小子面前放浪出丑,让他小瞧了我!”
※“你要永远记得我现在的样子——”
※“我爱你,好好活……”

尹雪瑶读者寄语

编辑
雪瑶的草本爱情 作者:有辛不破
一直以来,我对各种仙子似的女子都情有独钟,如《诛仙》中的陆雪琪;《蛮荒记》中的姑射仙子……或许是从小受到旧版《神雕侠侣》中小龙女的影响,我觉得只有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才有资格让我喜欢,让我尊敬。除了雪瑶-这个小女子。
她第一次出场便是一身黑衣,在冰室强敌环伺中救下小蛋绝尘而去。并不惊艳,但十分符合她冷漠神秘的性格和作风。随后她和小蛋智斗群魔,事情发展步步在她掌握之中,将一个工于心计的小女子表现得淋漓尽致。连小蛋都说“跟她卯上一定是件极其痛苦的事”。或许在那个时候小蛋潜意识里就已经决定对这位曾婆婆敬而远之。。。。其实她的冷漠多半是修习“冰蚕九变”所致,就像小龙女那样绝情忍性;又自觉是200年前的古人,难免伤怀,但她又不愿在他人尤其是小蛋面前表现出软弱的一面,就只能带上冰冷的面具。连丁原都在她这里碰过钉子,难怪那么多读者不喜欢她。至于她的智计百出,可以从她的使毒功夫来看,若是一个人心地单纯如罗羽衫农冰衣,怎么可能练得出如此出神入化的毒计?毕竟工于心计和心狠手辣是不一样的。 有人说她对小蛋的感情来得有些莫名其妙,其实与其说是小蛋走进了她的心,不如说是她的心主动接受了这个老实憨厚的纯朴少年。200年呢!整整200年了,她一直寂寞地活着,就算日后真的能飞升仙界,自己难道还要这么孤单到宇宙尽头?所以她动情了。从北极仙府小蛋为她挡那一剑的时候,就动情了。
喜欢雪瑶,喜欢她偷偷用读心术窥视小蛋,喜欢她吃醋时的轻嗔薄怒,喜欢她重伤真情流露的娇憨,更喜欢她的那句“我爱你,好好活……”这是她唯一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向小蛋表达自己的心。她永远只想小蛋平安快乐,就算他的心里还有别人。这种爱情并不值得提倡,但它却是世间最纯朴的感情,比朝朝暮暮更真挚,几乎能与母亲对子女的爱相比!姑且将它命名为草本爱情,因为它很难有结果的时候。 其实雪瑶曾经对小蛋暗示过自己的情感。第一次是在云梦泽追问贯海冰剑时,“只要你将贯海冰剑交给我,我就不逼你跟我成亲了。不过在那之前,我得寸步不离地跟着你,免得你耍赖逃跑。”不知道说这话的时候雪瑶是喜是悲?不过我想她知道小蛋不可能找丁原要回神剑,她自然就可以一直跟着他了。或许最后能假戏真做也说不定哦~还有一次给我映象很深的就是越秀那里的旖旎缠绵~我看一次笑一次。直到她脱口而出的一句:“我不管,谁和你过不去,我就和谁过不去!”她仍旧只是一个小女子,只知道谁让他不开心,她也不让那人好过。身受重伤,身处绝境,她没有了禁忌,不再戴上冰冷的面具,会使小性子,会流露出小女儿情态,也会不经意间真情流露……那夜罗羽衫和小蛋见面,最痛苦的不会是小蛋,不会是羽衫,不会是万劫天君,是她。只不过她这个小女人跟别人不一样,她不会妒火中烧,不会让小蛋为难。她只会平静的看着,自己偷偷地在心里流泪。她没有姑射为爱放手的大义,没有陆雪琪为爱无畏的勇气。她只会默默的陪着他哭,为了他柔肠百转,为了他跌到苦乐两极,就是不能让他知道。
然而,草本爱情还是开花了。在万劫天君的安排下,他们被莫名其妙地送入新房。虽然万劫天君没安好心,但她仍然感激他,感激他让小蛋知道了她的心。她知道他的心中还有另外一个少女的身影她无法代替,但这几年的奔波,几年生死相随,终于在小蛋抱起她的这一刻得到了补偿。只要他心中能有她,只要能让他为她,只为她一个人流一次眼泪,她无怨无悔。而他也没有辜负她的深情,他用自己的生命,对她的悔,对她的敬,对她的爱,使出了这最强的一剑——蹈海天翔。只为那个一路随他,关山万里而今日终于撇下他先行的黑色倩影。至少在这一刻,他的心中,她的地位超过了那个女子,她满足了。她终于走了,因为他的身边从今以后,将会有另一个女子,更能给他快乐,让他幸福的女子,照顾他,关心他,和他哭,和他笑,替他遮风挡雨,消灾避难。而他的心中也不会再忘记自己。
后记:我不想讨论小蛋在三生石和结局看到的是谁。因为不论答案是什么,小蛋和我们都会高兴,也会悲伤。不论羽衫还是雪瑶,她们谁生谁死,谁会来见小蛋,他们都能很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也永远不会忘记另外一个同样美丽的女子。这样,虽有遗憾,也算完美了。
作者:月神泪
躺病床上这几天没事可干,就把以前看的小说都重新浏览了一遍,只有《仙羽幻镜》我是认认真真地看了的。其实以前我是喜欢罗羽衫来着,可能是因为我以前喜欢像她这种温柔型的女生。但这次重看,我觉得整部《仙羽》里,雪瑶才是主角,而且她才是一直陪着小蛋经风沐雨的人。
雪瑶喜欢小蛋,尽管小蛋心里只有罗羽衫,她还是放弃修炼跟他天涯海角九死一生。可是她并没有流露出这种爱慕,只有一次她说了一句“除了罗羽衫,你还知道些什么”。她尽管已经200多岁,但心里也不过是个二十出头的少女而已,她当然希望小蛋能放下罗羽衫对她好,但她不想让小蛋为难,所以直到后来生命垂危反而还是小蛋猜到了她的情意。
《仙羽》结局作者写得很模糊,但我还是很希望来的人是尹雪瑶,并不是罗羽衫不好,但我还是觉得雪瑶一生太苦了,就像小蛋说的,罗羽衫没了他还有父母,弟弟,师傅,还有很多很多关心她的人,甚至还有万劫天君,但雪瑶除了小蛋真的就什么都没了。或许小蛋现在并不是真的喜欢她,但我认为由怜惜到爱情也是可能的啊。
3.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是前生注定事莫错过姻缘一一一夜虚牲
词条标签:
动漫形象 人物